翘翘错薪

时隐时现的咸鱼柴

【忘羡】代表蓝精灵惩罚你(上)

●现代双大学生,一个脑洞贼大的羡,HE


●巨型ooc,最沙雕的一次,慎入


●全员全文状态:“???”




**********




        游乐园中,小女孩一脸期许地仰着头,一个大大的蓝精灵冲她歪了歪脑袋,手里色彩斑斓的气球随风舞动。



        魏无羡套在蓝精灵的布偶装里直笑,面前这个只到他膝盖高的孩子大眼睛紧紧盯着他,只待把“喜欢”二字写在脸上。他把手里气球举到她面前,问:“想要吗?”



        小女孩声音清脆:“想要!”



        魏无羡低声笑:“叫哥哥。”



        小女孩毫不迟疑:“哥哥!”



        “哎——”魏无羡很是嘚瑟了一下,把手上的气球递给了小女孩,“蓝精灵派送,笑一个?”



        她脸上立刻绽出花朵般的笑容,大声道:“谢谢!”



        大大的蓝精灵向她摆了摆手,小女孩又问道:“你真的是蓝精灵吗?”



        玩偶之下传来的声音极具诱惑力:“对呀,我真的是蓝精灵哦。”



        这时,他背后传来江澄的喊声:“魏无羡!干嘛呢,活动搞完了,回家了!”



        魏无羡应一声,对面前的小女孩说:“我要走啦。”做了个再见的手势便转身离去。



        然而他身后的小女孩却并没有离开,她盯着那个蓝色的背影,暗自疑惑:刚刚别人喊他什么?他不是蓝精灵吗?



        接着就看到那“蓝精灵”的脑袋一动,竟被人揭了下来,竟露出一个人的脑袋。



        小女孩呆住了。



        魏无羡正高兴闷在布偶装里发气球一天的志愿活动终于结束了,他英俊的脸终于可以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突然就听见了背后的哭声。一回头,发现刚刚还在笑的女孩站在原地哇哇大哭。



        他连忙赶过去:“你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



        小女孩抽抽搭搭:“你……你不是蓝精灵!呜啊——”



        魏无羡:……



        小女孩不依不饶:“骗子!你怎么能假扮蓝精灵呢!蓝精灵们会惩罚你的!!”



        魏无羡:???



        回程的路上,魏无羡的好兄弟江澄还在安慰他:“没事,不就是被一个小孩子骂骗子吗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郁闷至极:“还从没有哪个女生在大庭广众之下真心实意地骂过我!而且还是那么点高的小姑娘!她还说要蓝精灵惩罚我……”



        江澄笑得喘不过气:“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魏无羡青筋直冒,抓起旁边车座上的垫子就按在江澄脸上:“笑笑笑,笑什么笑!比你万年没人鸟好!笑死你得了……”



        **********



        魏无羡面前是一片空旷,黑漆漆的,看不到边。



        他感觉到自己很饿、很渴,急切地想要离开这里。



        这时候,他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冰淇淋?



        魏无羡双脚仿佛凝固,一步都迈不出去,他伸手想要够到它,可就在他的指尖快要碰到那个冰淇淋的时候,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起,身后传来一声警告:“不准吃冰淇淋。”



        魏无羡倒吸一口凉气,回头一看。



        一个……比他还高的超大型白帽白裤一脸严肃的蓝精灵???



        魏无羡:“卧槽——”



        他猛地一睁眼,剧烈呼吸之间,惊魂未定地望着天花板。



        原来是梦啊……



        魏无羡刚松了口气,又有些哭笑不得:昨天那小姑娘脱口而出的几句话,居然让他真的做了个被蓝精灵惩罚的梦,简直惊悚。



        同宿舍的江澄正推门进来,看见他有些讶异:“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早上没课你居然起得来。”



        魏无羡心塞不已:“做了个梦,别提了……”



        江澄把他昨天晚上长手长脚扫到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扔到他所在的上铺,道:“醒了就赶快下来,社团活动没个尽头,这次的跟隔壁学校一起,两个学校的一个对一个分组,持续一个星期。我看了分配了,你跟隔壁的那个谁一组,那个……蓝忘机。”



         魏无羡突然一个激灵:“嗯?谁?蓝什么?蓝……精灵??”



        江澄:“啥???”



        **********



        魏无羡站在蓝忘机面前的时候可谓十成十的战战兢兢。



        想他魏无羡信奉科学二十年,被一个小女孩诅咒外加一个噩梦之后,封建迷信思想竟有所抬头,此时他满脑子都是“卧槽这个人不会是蓝精灵派来惩罚我的使者吧?!”



        非常有可能啊!魏无羡想,姓蓝,一身白,一脸严肃,连嘴角都抿得跟他梦里那个巨型蓝精灵一样平!



        而在魏无羡胡思乱想的时候,蓝忘机正专注地看着他。



        没人知道,蓝忘机已经暗地里喜欢魏无羡喜欢了两年。



        彼时他初入大学校园,一次夜间散步与隔壁学院的小魔王打了个照面,十八年都未有波动的心突然被搅乱了一池春水。



        这次来之不易的两校联合活动是他好不容易申请下来的,学生会副主席蓝忘机平生头一次动用了他的权力为自己谋了一个小小的私心,分组时把对方和自己的名字放在了一起。



        这些他背后做的事,魏无羡自然不知情,所以他仍然沉浸在“自己是不是马上要被蓝精灵的使者判处终身监禁”的担忧里。



        他们今天的任务是市场调查,二人并排走在街道上。由于双方消息闭塞,两个人的面上不动声色,私下却心如擂鼓。



        一个是喜的,一个是怕的。



        魏无羡一路都在观察蓝忘机,一身白,蓝精灵是不是只有白布?走路姿势标准得不似旁人,是不是伪装人类露出的马脚?



        魏无羡仿佛着了魔,越看越是觉得蓝忘机像是潜伏在人间的蓝精灵使者,二十年科学教育几乎白学。



        “蓝……蓝同学,我们往这边走吗?”



        “嗯。”



        “蓝同学,这种现象你觉得符合我们课题吗?”



        “嗯。”



        “蓝……忘机,你觉得这种方式可行吗?”



        “嗯。”



        ……



        一连走了一个上午,魏无羡每对蓝忘机说一句话都会特别注意他的回答,妄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然而除了蓝忘机好像说的“嗯”特别多以外,什么也没发现。



        “嗯”说得多是什么的征兆?掩盖他人类语掌握得不多?



        但好歹魏无羡在他面前小心谨慎的态度总算消了一点,敢叫别人名字,偶尔还抖个小机灵什么的。



        这么好说话,说不定不是蓝精灵派来的使者呢?



        途经美食街,魏无羡眼中光芒大放:“哎蓝忘机,中午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蓝忘机吐出今日第二十个“嗯。”



        魏无羡是美食街的常客了,街东头的哪几家好吃、街西头的哪几家是招牌,他如数家珍。几处常吃的铺子中的主人看见他路过,还会跟他吆喝两声:“哎,来我家吃饭不?”        



        魏无羡如鱼得水,憋了一上午这时候恨不能飞起来。嘴上随便应着,偶有几家年轻的女店员加入与他的寒暄,他还会调笑两句:“若是姐姐那么喜欢我,我就在你家吃便是了!”闻言几个嬉笑的女生便红着脸一哄而散了。



        而蓝忘机一路面色平静如水。



        魏无羡带着蓝忘机去的是一家西餐厅,是他的朋友经营的生意,一进门他就熟稔地向站在门口的服务员打招呼:“温宁啊,好久不见,我又来啦。”



        温宁看见熟人很是高兴,声音都比平时大了些:“魏、魏哥来啦……姐姐在里面……姐姐!魏哥来啦。”



        魏无羡还未能说些什么,店里就转出一抹红色的身影:“哥什么哥,那么高兴做什么,魏无羡来哪次不是鸡飞狗跳的?”       



         “温情你这就没有意思了,”魏无羡故作心痛状,“我今天可是带了大帅哥来照顾你们生意,我俩来了往门口一坐,不知道会多给你招多少客人呢,你还嫌弃我。”        



        温情闻言打量了一下蓝忘机,暗叹的确气质出众,道:“别闹了,带朋友站在门口干什么,赶快进来,”      



        二人在卡座坐下,魏无羡问:“你吃什么?温情他们家味道不错的。”



        蓝忘机道:“随你喜好便可。”



        魏无羡挑眉:“我的喜好一般人可受不住,你真的不自己点吗?”



        蓝忘机表示自己都可以吃,魏无羡在心里小声嘀咕:难得遇到能随我口味的人,他是不是不好意思点单啊……



        “那就像以前……要两份,哦还有我想要一份香蕉船。话说最近网上的那个辣椒油冰淇淋挺有意思,温情你要不要试着做一次……”



        温情还没来得及吐槽魏无羡这个吃辣味冰淇凌的神奇嗜好,就听坐着的蓝忘机道:“不要吃冰淇淋。”



        ——“不准吃冰淇淋。”



        魏无羡的身体瞬间僵硬了,蓝忘机的声音和昨夜梦里的声音逐渐重合,震得他脑子里“嗡”的一声。



        我就说他是蓝精灵派来的使者嘛!!



        看见对面人嘴角的笑容变得不自然起来,蓝忘机有些奇怪,接着道:“现在已经是秋季了,再吃冰淇淋对身体不好。”



        端得是一副好心,可惜魏无羡根本就没有听。



        他们用餐期间,温情感到有些奇怪,魏无羡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往他们所在的座位一瞟,却发现那个素不安分的人老老实实坐在位置上,脸上泛红就算了,头上还冒汗。



        温情:这小子怎么回事?我家店进的辣椒终于变成魔鬼椒治到这个重口味了?不然这个样子……



        她突然深吸一口气:他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



        第二天上午,云梦大学一间男生宿舍里除了聂怀桑打游戏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就只听见魏无羡唉声叹气的声音。



        江澄原本在看书,被上铺魏无羡接二连三的“唉——”“要死了——”“江澄我死了你会不会想我——”烦得一个字都看不进去:“魏无羡你闭嘴,闲得慌你就出门去,跟隔壁云深的联谊时间就差半个小时了,你出门烦别人去。”



        魏无羡头从上铺探下来:“你管这次跟云深的活动叫联谊啊?什么联谊时间,我的送死时间差不多。”



        江澄闻言皱眉:“送死?你又干什么了,惹到你搭档了?听说隔壁蓝忘机是学生会副主席,一直很严肃,你一天上蹿下跳的,是不是跟他闹起来了?”



        “没有。”魏无羡有气无力,“我没惹到他,但我惹了他们族群。”



        江澄:???



        魏无羡终于意识到自己皮得天怒人怨,为人类社会所不容了吗?



        魏无羡表情依然是苦逼兮兮,想起昨天跟蓝忘机在外边做调查的时候发生的种种,蓝忘机禁止了他吃冰淇淋、在他跟路边姑娘们搭话的时候把他拉走、拒绝了他三次去游戏厅看看的提议、临走前还要求他不要熬夜第二天再见。



        魏无羡觉得自己的爱好习惯都要被他禁止完了,这位使者仿佛天生克他,果然是被派来让他不舒服的。



        江澄费力地试图理解魏无羡的话:“你的意思是你惹了蓝——”家吗。



        魏无羡痛心疾首:“对,我惹了蓝精灵。”



        江澄、聂怀桑:???



        江澄终于把这个烦了一早上而且似乎脑袋终于出了问题的人一脚踢出了他们寝室。江澄表示:妈的,拉低我们全寝智商。



**********

tbc.


发现不管是上篇脑洞贼大的叽还是这篇脑洞贼大的羡,羡羡都很无辜哈哈哈哈哈,弱小,可怜,且无助哈哈哈哈哈


这个沙雕脑洞中羡羡智商下线,我的错,不要打我

评论(23)
热度(152)
©翘翘错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