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翘错薪

时隐时现的咸鱼柴

【忘羡】然而魏无羡不过想吃个烧饼

●ooc,十分沙雕
●现代校园早恋,脑洞贼大叽
●本篇又名《烧饼情缘》《脱单狗的烧饼不要扔,裹上鸡蛋液撒上面包糠,下锅炸至金黄,隔壁江澄都馋哭了》

**********

        云深中学正门口的那家烧饼店,是魏无羡这么多年走东窜西吃过最好吃的一家烧饼。


        然而也是他见过店面位置最操蛋的一家烧饼。


        “你们就不能把店稍微挪得离校门口远一点吗?!”魏无羡这周第三次被抓带食品进校园,被人拎着领子拖去记录扣分的时候,一脸的悲愤。


        这见鬼的铺子,好死不死地正好开在云深中学正门的巷道里,处于学生会管校服管迟到管拦截外来食品的监管范围正!中!间!


        而今天魏无羡依靠他的手速躲开纪检买烧饼的愿望也落了空,烧饼还没拿到手就被人从后面一拍,一言不发扯着他就往门卫室走。


        魏无羡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热腾腾变态辣的烧饼离自己越来越远,四肢不断挣扎,向烧饼伸出手去——黑心店家!看他被纪检逮了反手就把他的烧饼给了别人!他可是付过钱的!


        店主人没良心地笑看他张牙舞爪地被拖走,还冲他手一挥:“哎呀,门面哪是说搬就搬的呢,你的烧饼老规矩下午给你啊!”


        “呸!下午我回家没饭吗还吃烧饼!早上你手速快一点能死吗!我的变态辣你好意思给别人,哎那位同学你别接,你肯定受不了那个味儿!”


        当街对喊引起旁边不少人的瞩目,然而常在校门口驻守的小摊小贩早已经习惯,兴致勃勃地围观起来。毕竟常在校门口小吃店光顾的知名皮猴魏无羡与云深学生会最刚正不阿的知名标杆蓝忘机的追逃,隔一两天就会上演一回,伴随着一阵鸡飞狗跳、求饶行骗、单方面起高腔,十分精彩。


        眼见着自己的烧饼是没戏了,对烧饼店的谴责告一段落。魏无羡身子一歪看了一眼拉着他领子的天生冤家,纪检委员蓝忘机,先是无声叹息,接着气势一提:“蓝湛,你又抓我干什么?无缘无故抓人,纪检委员权力大也不能像你这么乱用吧?冤枉良民啊你这是!”


        蓝忘机头也不回:“私藏校外食物。”


        魏无羡:“我哪里藏了!书包你翻,翻得出我藏的吃的我跟你姓。”


        蓝忘机回头看他一眼:“未遂也算。”


        “嘿——蓝湛你这是欺负人!别人未遂你怎么不记?”


        蓝忘机:“多次外带,严加看管。”


        魏无羡:“我就不能是买了在校外吃?我买了蹲在那儿就吃了你凭什么管我?”


        蓝忘机没忍住又回头看他一眼,目光里满是谴责。毕竟这个人刚刚还大声责怪烤烧饼的手速不够快,甚至书包都为塞烧饼留了一条缝,在离上课只有五分钟的情况下,用心昭然若揭,偏生有脸声称自己没想着犯校规。


        可惜蓝忘机眼神中传达的讯息都被魏无羡强行无视,他指着那些小吃店前吃早餐的学生,道:“蓝湛你这就不够意思,都是在校外吃早餐,你抓我不抓他们,我对你而言特殊一些吗?”


        蓝忘机不想再跟他废话,于是答了一个字:“嗯。”


        魏无羡就势做出一脸震惊,夸张道:“我的天?难怪我每次买早餐你都找过来,原来是因为你暗恋我?难怪你动作越来越野蛮了,今天居然扯着我衣服走……”


        蓝忘机:“……”


        “魏哥,你今天怎么胆子这么大,这你也敢说?”一旁的小贩不怕事情大,一兴起,也不管人家高中生比自己小多少岁,张口“魏哥”就开始调侃。


        “那没有,我说的都是事实,魏某人从不信口开河……蓝湛你慢点!我要被你勒死了!”感受到蓝忘机突然增快的脚步,被人扯着后领子走的魏无羡踉跄一下,“我错了,我错了哥!你没暗恋我,我暗恋你成了吗?”


        蓝忘机脚步又骤然一慢,没反应过来的魏无羡差点一下子撞他身上。抓着他的手一松,魏无羡正奇怪蓝忘机怎么一句话都不搭,片刻过后手上就被塞了一个记录表。


        蓝忘机:“签字。”


        魏无羡苦着脸:“你一定要这样吗?我们关系这么好,你通融一下嘛。”


        蓝忘机盯着他,不说话。


        魏无羡:“你可怜可怜我,我烧饼又没吃到,还要记扣分,太惨了。”


        魏无羡:“我不吃早餐会很饿很饿的,会饿到肚子疼,我今天上午还有体育课,开场操场跑三圈,我到时候晕过去怎么办啊。”


        魏无羡:“为了你那苛刻的纪律,我被迫放弃了我的健康,蓝湛你看我,你看看虚弱可怜的我,你真的忍心扣我分吗?”


        蓝忘机看他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儿,认真道:“你可以去食堂吃早餐。”


        “食堂那些干面团是人吃的东西吗?”魏无羡眼巴巴地看着他,试图蒙混过关。


        “……”蓝忘机偏过头,“签名。”


        “哦……”魏无羡神情仿佛被抛弃了的小动物,低头写字,“蓝二哥哥你好狠的心,我又要在班主任面前挨半个小时的唾沫星子了,还是饿着肚子……”


        蓝忘机恻隐之心微动,把视线投向别处。魏无羡瞅准了他放松警惕的空挡,扔下纸笔就往校内跑:“哈哈哈哈哈蓝湛谢谢你啦!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他突然的动作把蓝忘机那点点同情心击得粉碎,反应过来人已经跑远了,蓝忘机眉头皱起,拿来记录表一看,本应填着魏无羡签名的地方,赫然摆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江澄”。


        蓝忘机重重吐出一口气,拿起笔,把江澄的名字划掉,在旁边规矩地写上“魏无羡”。


        旁边的保安看得直笑:“这小子耍花招耍到学校都承认你写的‘魏无羡’是他本人签的字了哈哈哈哈。”


        蓝忘机收起笔,不发一言。


        **********


        魏无羡以为早上从蓝忘机手头逃脱了,这一天就不会有什么事了,然而早自习刚下,班主任就又把他领出来训他扣分的事。还好这次时间不长,魏无羡蔫蔫地听他训了几句就被放了出来。


        刚出办公室门,却迎面碰上让他挨骂的罪魁祸首蓝忘机。蓝忘机高他一个年级,班级也不在同一层,平时他们两个也不常碰见,这次显然是蓝忘机专门在等他。


        蓝忘机浅淡的眼睛认真地望着他:“去吃饭。”


        魏无羡奇怪:“吃饭?去哪,食堂吗?”


        蓝忘机:“嗯。”


        魏无羡眼角微微抽动:“食堂啃树皮有什么好吃的,我撑一下就行没问题的。”说着就想回教室,毕竟早自习前已经跟聂怀桑确认过了,聂怀桑借自己哥哥是教职工的关系,偷偷带了门口的烧饼进来,只等他回去大饱口福。


        蓝忘机却伸手把他拦下了:“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


        魏无羡:“我真的没事,结实着呢……喂,蓝湛?”


         魏无羡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见了鬼了,蓝忘机竟然强行拉他去食堂?


        一路上魏无羡都在尽力表达自己对云深食堂的拒绝,拖拖拉拉到了地方,他决定死都不进去。


        蓝忘机:“……我可以带你去教职工餐厅。”


        魏无羡:???


        最终魏无羡没能享受到聂怀桑借教职工特权带的烧饼,反而借了蓝忘机兄长蓝曦臣的教师身份吃了一回教职工餐厅,在蓝曦臣温和的笑和周围老师的注视之下,几乎麻木地吃了一顿并不会比学生食堂好多少的白粥馒头。


        **********


        魏无羡是个越挫越勇的人,昨天那次痛苦的早餐之后,他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吃到烧饼,为此他昨天下午不惜用半个小时跟卖烧饼的店主讲好,让他提前做好他的变态辣烧饼,等他经过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塞进他书包里。


        结果等到他踌躇满志地要出门的时候,江澄才一脸嫌弃地道:“你干嘛啊,大周末的早上跑出去就为吃个烧饼?”


        魏无羡:“周末??”


        江澄:“周末。”


        “对啊今天星期六啊,靠,昨天我跟卖烧饼的说的时候他怎么不提醒我?!”


        江澄哼一声:“人家同情你智商低,不戳破你呗。”


        魏无羡:“江澄你说什么呢,我智商高着呢,起码碾压你没问题。”
       

        江澄:“呵,智商高你能周六早上出门就为买个烧饼?”


        魏无羡:“……”


        魏无羡不高兴,魏无羡不服气,魏无羡最终还是出门买烧饼了。


        毕竟他对这个烧饼已经盼了一天了不是吗!


        于是深秋微凉的晨风中,云深中学校门口出现了一个蹲在地上吃烧饼的魏无羡。一米八的男孩缩成一团竟显得有些小,双手拿着一个棕色的纸袋大口大口地吃烧饼,这情形,晃眼看上去竟有些萧瑟。


        要去图书馆的蓝忘机从家里出来正好看见这一幕。


        秋风之中那个瑟缩的身影令人心生不忍,蓝忘机走上前去:“魏婴……”


        认真吃烧饼的魏无羡吓一跳,回头看见蓝忘机,一脸惊悚:“蓝湛???”


        魏无羡打哈哈:“蓝湛真巧啊哈哈哈……你怎么在这里啊?”说完他就有点奇怪,我为什么这么慌张啊,我不就是蹲在云深门口吃个烧饼吗,今天又不上学。


        “我家就在云深教师宿舍。”蓝忘机神色比他还复杂。


        十分钟后,魏无羡有些懵地坐在了一家装修简约而安静的餐厅里,面前是蓝忘机给他点的面。


        “那个……蓝湛,谢谢啊?”魏无羡小心翼翼。


        蓝忘机轻声道:“不必。”


        现下魏无羡是十成十的摸不清状况,蓝忘机的表现太反常了,让他动作都拘谨了起来。而拘谨的魏无羡也是个极端反常的存在,他的异样一分不差地都落进了蓝忘机眼里。


        餐桌上安安静静,等到心神不定的魏无羡面快吃完,蓝忘机才又开口道:“你不必紧张……我并不讨厌你。”


        本来就提着一颗心吃面的魏无羡动作立刻就凝固了,试探性地回答:“呃……我很高兴?”


        蓝忘机接着说:“我其实也喜欢你。”


        “???”魏无羡这次没控制住,嘴里吃了一半的面条“噗”地一声全喷出来了,落在碗里溅得他一下巴汤。


        “你不必刻意接近我而委屈自己,你很瞩目,我一直都有注意到。”


        魏无羡:我?刻意接近蓝忘机??什么时候,早上逃检查吗???


        “兄长说全校人尽皆知你我的事情,但我此前一直没能察觉,对不起。昨夜我仔细思考过……”


        “魏婴,我的确很喜欢你。”


        魏无羡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我喜欢蓝湛?我一直刻意接近他??全校都知道我跟蓝湛的事???这都什么有的没的???


        魏无羡回想起来温情似乎提过有关的问题,关于“你为什么早上老是去骚扰蓝忘机”、“你跟蓝忘机讲话语气怎么那么奇怪”、“你每次致力于把蓝忘机逗生气有意思吗”、“为了个蓝忘机天天吃门口那便宜烧饼你有必要这么拼吗”之类的,他当时怎么回答的来着?


        好像是……“因为喜欢他”???


        魏无羡欲哭无泪:我开玩笑的啊,我早上老是跟他过不去是因为我每次想吃个烧饼他就来记我名字啊?这些事的原因是“因为喜欢烧饼”才对吧!


        “蓝湛,其实我是……”魏无羡想把这被传得邪乎的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一抬头却对上蓝忘机那双琉璃色的眼睛。


        难以言喻的情感在其间流转,交错复杂的情绪之中,魏无羡能辨别的只有那份纯然的坚定。


        魏无羡突然话又说不出口了。


        “你怎么了?”蓝忘机看着他,拿了一张纸巾擦他下巴上溅到的汤。


        魏无羡脑海里天人交战,他认为自己不会喜欢一个男生,但是让他对蓝忘机说出“我不喜欢你”却实在说不出口,和蓝忘机的关系发展成恋人是他从没想过的,但回忆之前他们的相处又感觉并无不可。


        最重要的是现在他心跳得很快,整个人像一条脱水的鱼喘不上气。


        “蓝湛,我之前那些话……”魏无羡想解释,却鬼使神差地话锋一转,“其实我就是很喜欢你。”


        莫名其妙的话一出口,魏无羡就觉得自己一世英名都毁了,头脑不甚清醒就把自己搞成了同性恋,脸红得要滴血。


        可是看见对面的蓝忘机绯红的耳朵,他又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高兴。


        **********


        魏无羡早上六点半就出门买烧饼了,却到下午才回来。


        江澄看见发小回来之后脸上一直挂着莫名的笑容,一阵恶寒:“你干什么了笑得这么恶心,真那么喜欢烧饼?”


        魏无羡高深莫测地摇摇头:“不,烧饼在我眼中已经不算什么了。”


        江澄:“那你之前为了买个烧饼不惜跟那个蓝忘机天天怼是在干什么?”


        魏无羡的笑容越发扩大:“我现在想想,应该是为了别的吧。”


        江澄:“哈?你出门到底干什么了?”


        魏无羡走到江澄身边,在他耳朵旁说:“你哥我……脱单啦!!”


        最后三个字音量突然拔高,把江澄吓得从沙发上弹起来:“靠!你找打……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

end

发现各地的烧饼好像都不一样,我家这边是在筒状烤箱里边烤的,比较薄比较脆,上边撒点佐料和肉末这样

评论(29)
热度(598)
©翘翘错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