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翘错薪

时隐时现的咸鱼柴

【忘羡】阴符(3)

●ooc,不怎么恐怖的校园恐怖

●佛道双修少年叽×千年不僵尸老祖羡



**********



(3)



翌日早晨六点,辛夷中学荷塘边的小屋院落之中,白衣少年手持长剑,身法翩跹。自蓝忘机正式开始修炼,每天至少两个时辰的练剑是他的必修课,即使此时下山修炼,仍保证了一个时辰的练习时间。



只是今天,蓝忘机罕见地心有一丝杂念。



——昨日鬼使神差一般带回来的人抑或说鬼,强大、危险而陌生。他来自千年前全然未知的时代,与自己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却有一阵莫名的熟悉感在二人之间流转。



他甚至知道自己的名。思及此,蓝忘机的剑甚至在主人的不觉间偏了半寸。



“专注。”声音从背后传来,蓝忘机瞳孔不易察觉地微缩,手腕一转,收势站定,回身望向黑衣墨发的人。晨光之下,他的红发带红得灼灼,若今天醒来后桌案上用朱砂挥就的四个大字:“去去就归”。蓝忘机问道:“你去哪里了?”



“我出来的地方。另外还在这个……叫做学校?在学校里来回查看了一会儿。”魏无羡迈入院落,“找你昨晚遇上的那只鬼的踪迹倒是容易,但要解决这学校里隐藏着的东西可不容易。这里鬼怪数量之多、怨气之杂,实属罕见。夷陵这个地方本来就邪,又埋了一个我,这千年里估计滋生了什么邪门的东西……你别停,接着练剑。”



这人昨天晚上倾泻出来的情绪,似在一夜之间收拾了个干净,不留端倪。蓝忘机目光停留在魏无羡毫无破绽的脸上,半晌,他压下了心底若有若无的莫名情绪,接着练习剑招。



远处教学楼里响着嗡嗡的读书声,却传不到这片角落的荷塘,一方静谧之中,只听剑意破空、风动荷叶,还有魏无羡手上纸张翻动的声音。



魏无羡在看的是蓝忘机昨晚完善的对辛夷中学邪祟的分析,面色如水。虽然辛夷中学这个试炼地是蓝忘机自己选的不错,但他在选之前对此地没有任何的了解。蓝忘机修习的佛门在姑苏,离辛夷中学所在的夷陵甚远,他不知为何有一种非来此地不可的直觉,因而定下了这里。来了之后,蓝忘机发觉此地情况相当复杂,不过两三日的打探,他已经在从玄门志怪所拿到的资料上增添了几大段的详细内容。



魏无羡昨天晚上看见蓝忘机手里的这些东西,自然而然地决定助他一臂之力——让自己自千年的镇压之中重见天日的年轻后辈,帮衬着不是应该的么?于是在蓝忘机遵循一贯的作息时间上床睡觉之后,魏无羡仗着自己一个鬼用不着休息,出门四处查探了一番。



纵使他看起来同活人无异,但他真真切切已经是一具死尸。他行动灵活,不似僵尸干硬也不似阴尸浑身滴水,不过是阴阳二气在他体内相互制约达到了平衡的结果。他魏无羡,早在被镇压之前就已经不是人类了。



作为一个鬼,他自信方圆千里没有比他魏无羡更厉害的同类,就算实力被千年的幽禁削弱不少,他也敢说论单兵作战,目前这世界上能打败魏无羡的只有他自己。但就是基于自身的强大,当昨夜魏无羡感受到校园之内有一股与他同源的力量不受控制时,就感受到有些不妙。



源于自身却不受控制的狂暴力量不知何时发生了变异,这是最糟糕的情况。



正神思之间,魏无羡眼前佛光一闪。金色的光芒令他眼瞳一缩,立刻回神,急促地问:“佛光?你不是道士吗?”



原来魏无羡思索之间,蓝忘机已经完成了道家剑法的演练,开始施展佛门招式。听见魏无羡的问题,他没停下动作,而是继续完成整整一式、等到浩荡佛意微散,才站好答道:“生于道门,长于佛门。”



魏无羡不满足于这八个字的回答,身体向前倾,追问:“为何?”



蓝忘机几乎下意识地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蓝氏是世代修道的世家,因此从小对道门功法耳濡目染;十岁时遇瓶颈,为姑苏寒山寺方丈领入佛门,突破瓶颈,修炼至今。”



魏无羡喃喃道:“佛道双修……佛道双修……我认识一个人同样是佛家道家皆为所用,是谁……”



看着魏无羡手按太阳穴冥思苦想却终究无果,蓝忘机不由自主地想起昨夜他口中那个“惊才绝艳的人物”。



会是同一个人吗?



恍惚之间,蓝忘机的脑内回闪过魏无羡的地宫入口打开时看见的幻境,大片的荷,黑衣的人,还有那句“含光君,好久不见。”



蓝忘机几乎能笃定那个黑衣人就是眼前的魏无羡,而他口中的含光君又是谁?会不会是如今魏无羡正在努力回想的那个人?



未等蓝忘机得到答案,魏无羡先行放弃了苦苦思索,将手中的一沓资料在窗台上一放,道:“罢了,想不起来人叫什么,我还想的起来他修行的大致方向。蓝湛,你的师父是如何教你的?说不定我能提点你一两句呢。”他跃跃欲试,想过一把前辈瘾。



蓝忘机道:“没有师父。”



魏无羡惊诧:“没有?为什么?那你是如何修行的?”



蓝忘机道:“方丈道我无人可教,因此自行参悟古籍修行。”



魏无羡没见过这样世家出身、方丈引路的天之骄子于修行一道却惨得像个散修的情况,无奈之下,他只好道:“那你现在向我全力攻击,我试试你的深浅,看能不能提些建议。”



蓝忘机皱眉:“不妥。”



魏无羡道:“有何不妥?放心,目前以你的能力,尚伤不到我……我不是看轻你,你毕竟还小,运用灵气也不如运用怨气那样快捷。无需多想,你这个年纪的少年人,有一个我这样的陪练可是求之不得的。”



蓝忘机拗他不得,只好运起冰霜剑气向他袭去。蓝色的剑光飞掠至魏无羡面前时,他周身突然浮现旋涡一般的黑气,将剑光稳稳接住。灵气怨气相触,激荡出道道气浪,扫过四方碧叶粉荷,也吹起魏无羡的衣袍和披散的长发。



自与蓝忘机的剑气相撞,魏无羡就在感受他力量的大小,待怨气散开,他压下微蹙的眉,道:“再来。”



又一次四野风动过后,魏无羡再次道:“再来。”



“再来。”



“再来。”



“换佛门功法。”



“再来。”



“再来。”



……



纵坚韧如蓝忘机,长时间使出倾力一击对于体能和灵力的消耗也是难以承受的,待魏无羡将他的道家功法、佛家功法乃至实战身法都试过一边,他可谓精疲力竭,心中却没有丝毫怨怼。哪怕已经四肢疲软,蓝忘机的站姿仍没有半分松懈,青松一般立于院中,等待魏无羡的评定。



魏无羡沉默了良久。奇怪,面前这个少年的灵力状况实在是太奇怪了。



蓝忘机是他见过最出色的后辈,虽然在千年前见过的后辈他一个都不记得了,但他依然笃定,而且坚定地认为当今能胜过蓝忘机的同辈人几乎没有。蓝忘机天资奇佳,他就没见过比他更好的根骨,仿佛是上天集齐所有的天地精华刻出来的一颗明珠,甚至更胜魏无羡的天资一筹;同时他又有足以让任何一个施教者赞叹的认真态度,对自身要求之严格、对训练落实之到位,令所有人望尘莫及。这样的一个人,实力达到同龄人的两倍都不算够,必须与旁人达到云泥之别才算合格。



而如今的蓝忘机,灵力水平只能算作十来岁未及冠的少年中的优秀者,这不是他应有的状况。



这重归于世后的桩桩件件一个赛一个的费解,魏无羡想了半天,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一觉睡过去就跟不上这个世界的节奏了。



他原本可是很有自信能接受外界的变化的啊!连看到电灯的时候都没有惊讶太久!



罢了罢了,现将能给蓝忘机提升的地方提升了吧,难懂的事慢慢解决。魏无羡道:“你的理论和基础相当不错,下面缺的就是实战。这样,你休息一会儿,晚上我陪你再会一会你在楼梯间中遇上的鬼魂。”



蓝忘机依言收剑入鞘。经过早晨的一番演练,他对魏无羡的认可提高了很多,听从他的安排也就坦然了不少。纵使来历有血雨腥风的色彩,魏无羡如何也是辈分、实力远高于他的前辈,当得起蓝忘机的尊敬。



在他回房时,魏无羡突然出声问道:“你没有师父,我收你当徒弟好不好?你生于道门,修于佛门;我生于正道,修于鬼道,都是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来。做我的徒弟可好了,我就这么一个徒弟,有什么东西都给你……”



魏无羡道不清为什么提出这样的邀请,只是在看见蓝忘机转身离开的时候,看着他有些无力却依然维持着雅正、一声不吭的身影,突然有一种不能放任他这般状况的感觉。哪怕这只是高强度训练后的疲惫,魏无羡却仿佛看见他处于一种更加绝望的状态,令人心疼。



也令魏无羡迫切地想要同蓝忘机建立某种可以支撑他的关系,分予他自己的力量、关切与情感。



魏无羡想,这样的关系也只能是师徒关系了。



然而,听完魏无羡的话,蓝忘机停下脚步站了一会儿,最后答了句:“不。”



没等魏无羡拉长的“为什么啊——”发出声来,他就加快步伐走到里间去了,留魏无羡一头雾水。



**********



当晚,学生散尽后,魏无羡与蓝忘机一道进入高三教学楼的楼梯间 。这个昨夜发生过激战的地方如今风平浪静。



“楼道中的鬼魂仅在特定的几个人出入楼梯时有所波动,可能与她的死因和执念有关。”蓝忘机道出近几日观察所获。



“正常,邪物作祟多半跟执念有关。不过此时我们要找到它就得用不正常的方法了。”魏无羡闭眼感受了一下怨气的波动,道,“运用你的灵气,能否感知它的方向?”



蓝忘机闻言放出神识,天生一身冰霜之力的他在用神识搜寻的时候,四周的温度都似乎有所下降。魏无羡暗叹几句上天对他偏爱之深,等蓝忘机睁开眼睛,问道:“如何?”



“西北角,上方。”



“能否更细?”



“约九米高处。”



“它的状态呢?”



蓝忘机停顿了片刻,如实答道:“不知。”



魏无羡一拍手:“勤加练习,将来会知道的。既然我们找到了这只鬼,下面就开始解决它。”



蓝忘机问:“它有一方小空间,藏于其中不出,如何解决?”



“简单,”魏无羡一笑,“它躲在空间里面,我们也就进入那个空间不就好了?”



这是蓝忘机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解决方案,他仅惊愕了一瞬,紧接着便想起可行性来。自古以来,修真人士除鬼都是一个路子:置身鬼域之外,或诱或逼地将鬼怪拖出来,运用灵力与法宝将其制服。从没听说谁进入鬼怪的势力范围——尤其是空间类鬼怪的空间,公认最危险棘手的所在——这样去除鬼的。



冒险归冒险,这个方法的可行性很大。制造出空间的鬼魂拥有最好的防护屏障,寻常修士或破不开它的空间,或阻止不了它借空间逃逸,无法将其彻底制服。如果从内部击破,花费的力气就少了很多。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走吧。”魏无羡领着蓝忘机脚尖轻点来到四楼,蓝忘机感受到鬼魂所在的地方。魏无羡厉声喝到:“开!”



一声令下,黑云翻涌。几翻几动,竟真在空荡楼梯间的半空之中显出一道竖着的黑缝来。魏无羡拉上蓝忘机,道:“走!”



二人跨过空间张口,到达一处静谧。环顾四周,这里的环境是……他们刚刚待过的楼梯间一楼。



静悄悄的楼道,连一声鸟叫蝉鸣都没有,也无女鬼的身影。



魏无羡端详一阵,道:“这鬼怕是个爱玩的,还要我们闯个关了才肯跟我们直接见面。我们往上去找找它。”



于是蓝忘机和他一前一后踏上楼梯,魏无羡散漫地跟着这个少年人,走了不过四步,脚下便是一顿。他伸手拉住蓝忘机,笑道:“喏,主人家来了。”



蓝忘机拔剑回头,只见他们身后的楼梯间出口,幽幽地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女子身影。



她一身长长的红裙,手臂惨白如纸,垂下的黑色长发遮了她的脸,看不见眼睛。典型的厉鬼装扮。



“先不要急,陪她玩完这场预演。有些鬼的空间之中会设置折磨目标的环节,它设计好了一切的运行,此时脱离既定轨道与它相斗有可能导致空间破裂,空间乱流给人带来的伤害可能是致命的。”魏无羡一只手按下蓝忘机的剑,那件通体雪白,一丝装饰也无,“继续往前走,我跟着你。”



初起时二人步伐都慢,悠悠地绕过一层,女鬼也以相同的速度跟在他们身后,甩不掉也不逼近。到达第二层,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似哭似叫,红衣鬼魂原本垂在两侧的手臂抬起来,成前扑之势,嘴里溢出“啊”、“呀”一类无意义盛满痛苦的音节。纤长的手臂向前一挥,险些抓住魏无羡的衣角,他啧一声,加快了步伐。



每走动一步,女鬼的锋利的指甲尖与魏无羡背部的距离便在半米到五厘米之间变化一次,但始终没能碰到他。到达第三层的时候,女鬼发出一声长长的怒啸,速度瞬间提升了很多。与此同时,楼道墙壁上开始绽出一片片血花,细碎的肉末往下掉落,血腥至极,以致楼梯上的血迹汇成一汩向下流。蓝忘机性洁,一身白衣沾上大大小小的红点实在令人难受,但他此时顾不上这个,魏无羡在他身边道:“跑。”



修真之人脚下如飞,几个转身之间就上了好几层。周围杂七杂八的桀桀笑声随着楼层高度的增加不断变大,吵到令人难以忍受的程度,身后追逐的女鬼也陷入癫狂的状态。



突然,蓝忘机和魏无羡的脚步都猛地停住——



笑声,停止了。



不仅如此,墙上的血迹与残骸也不见了,回头一望,跟在后面的红衣女已不见踪影。



蓝忘机道:“消失了。”



魏无羡道:“没错,应该是我们进入了什么新的阶段。我想想……蓝湛,这所学校的房子有几层来着?”



“五层。”在回答问题的瞬间,蓝忘机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在刚刚的追逐里,他们已经跑过了五段折回的楼梯,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跑到了教学楼的——第六层。



不存在的第六层,是属于红衣女鬼的鬼域,而原本一直在他们身后的女子不见了。



“所以,”落后蓝忘机半步的魏无羡说道,“我估计此时,它的位置……就在你面前。”



一声尖啸,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猛然撞入蓝忘机的视线!



**********



tbc.



放轻松,有忘羡在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打副本跟郊游似的。你要相信,阴符是我给忘羡开挂开得最大的一次。虽然我还觉得不够苏,没有写尽忘羡的天纵奇才聪明智慧武力爆表势不可挡



另安利阴符的灵感来源、墨香曾在微博推荐的《冤鬼路》

99年的老文了,我超喜欢,恐怖感比我这个辣鸡好太多太多,喜欢恐怖故事的人强烈推荐去看

评论(10)
热度(79)
©翘翘错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