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翘错薪

时隐时现的咸鱼柴

【忘羡】某月某日

●ooc,现代一发完

●我又来搞奇怪的意识流了

●不要考究事实细节和可能性

又名:《宿命纠葛:我和你的一百次擦肩而过》



**********



       某月某日,蓝忘机撑伞从叔父家回去时已是九点半。

       某月某日,魏无羡结束加班开车回家时已经近十点。



       夜间下着大雨,蓝忘机的步伐慢了些,原本十分钟就该到家,他现在才走到一半。

       魏无羡的红色跑车速度尚未提起来就停在了红灯亮起的路口,他在车中看着来回摆动的雨刮,有些困顿。



       自己独居的二层小楼已经近在咫尺,此时蓝忘机发现邻居造型夸张奇特的门牌掉在了人行道上,分外惹眼。

       在第二个等红灯的十字路口,魏无羡打开了车窗,呼啸冷风之中,他突然想起自家门前那个挂的松松垮垮的、父母游历到非洲寄回来的土著风格门牌,估计已经被风吹下来了。



       门牌复位有些麻烦,当蓝忘机伸手摆弄时,雨水淋湿了他的袖口。

       魏无羡心情复杂地看着他遇上的第三个六十秒的红灯,寻思今天是不是犯了太岁,按这个运气,门牌八成掉下来了。一想起要冒雨装门牌,魏无羡觉得自己本就因加班而昏昏沉沉的脑袋更疼了。



       蓝忘机回到了自己的庭院,淅沥的雨声掩了背后车辆经过的嗡鸣。

       魏无羡终于到达自己住的二层别墅,惊喜地发现门牌仍好好地挂在墙上,终于幸运了一回的喜悦令他没有注意邻家院子里的情况。



       蓝忘机关上了家门。

       魏无羡驶入了车库。



       蓝忘机打开灯,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家严谨但少了些生气。

       魏无羡走进客厅,堆满了父母寄回的世界各地纪念品的家显得有些乱,可他总没有整理的耐心。



       住在楼梯下的白兔醒来,红色的眼睛映出蓝忘机前来喂食添水的身影。

       屈尊降贵窝在沙发上的黑猫被魏无羡突然扑住时炸了毛,在他怀里拼命蹬腿。



       蓝忘机上楼将打湿了的衬衫脱下,又准备好了睡衣。

       魏无羡沉迷吸猫不能自拔。



       蓝忘机的浴室中水汽缭绕。

       等到实在困得睁不起眼睛,魏无羡从软绵绵的猫肚皮上扬起脸,进浴室简单洗漱。



       蓝忘机拉上卧室窗帘时看见邻家二楼房间的灯亮起。

       魏无羡去关卧室窗户时看见邻家二楼的窗帘轻摇。



       蓝忘机在陈设简洁的床上闭上了眼睛。

       魏无羡倒在摆了一大堆软绵绵枕头的床上进入了梦乡。



**********



       某月某日,蓝忘机在清晨六点准时醒来。

       某月某日,魏无羡在六点的闹钟声里翻了个身。



       蓝忘机整理好被单,进浴室洗漱。

       第三个闹钟响过,魏无羡终于从床上爬起来,平时用红绳束起的半长头发乱成一团。



       蓝忘机带上眼镜下了楼。

       魏无羡将睡衣随手扔在床上,进浴室补因昨晚太累而没洗的澡。



       布置简单的厨房之中,蓝忘机开始给自己做早餐。

       魏无羡用毛巾在头上乱蹭一通,披着半湿的头发穿衣服下了楼。



       烤面包机“叮”地一声,蓝忘机拉开椅子,一个人吃数十年如一日的早餐。

       魏无羡家里的厨房从没用过,今天他也打算去公司吃。



       蓝忘机收拾好了餐具,打开水龙头洗碗。

       魏无羡给尚在梦中的黑猫装满了猫粮,打开家门发现昨天夜里雨停了。



       蓝忘机将苜宿草和兔粮在白兔的笼子里放好,乖巧的兔子轻轻地舔了舔他的手。

       魏无羡走进院子时,发现邻居家的藤椅秋千许是因为长期未加注意,雨蓬松动,积了一大片水,将倾未倾。



       蓝忘机的书房很大,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专业书籍与文学著作令人眼花。蓝忘机有每天读书的习惯,思考时,他忽略了门外庭院里的声响。

       魏无羡估计此时邻居还没起床,于是不请自来地翻了围栏处理那一滩水,否则等到邻家的主人出来,秋千早已被浇了个透。



       蓝忘机在玄关整理好着装,准备出门。

       马有失蹄,魏无羡从隔壁翻回来时被树丛中的积水沾湿了裤脚,不得已要回去更换。



       蓝忘机家的门正打开。

       魏无羡家的门正关上。



       白色的车辆从蓝忘机家的车库驶出。

       魏无羡飞快地换了身行头,钻进车库。



       蓝忘机行驶在去公司的路上,做事一向专注的他视线并未扫过后视镜中的那辆红色的车。

       早晨路上的车不少,魏无羡从路上就开始想他的工作,没有注意他前面的那辆白色的车。



**********



       某月某日,蓝忘机应叔父蓝启仁嘱托,前往家族世交金氏的少主人金子轩的住处,看望他刚刚得子的少年同窗。

       某月某日,魏无羡和江澄下班之后赶去江厌离的新居,看望刚刚生产的姐姐。



       蓝忘机首先开车去叔父家接同行的蓝启仁。

       急切的魏无羡将车开得飞快。



       蓝启仁上车后,蓝忘机掉头前往金家别墅。

       江厌离所在的住处仅有百米之遥,魏无羡却停了车,在江澄不解地询问后嘲笑他不知道看望别人要带礼物。



       蓝忘机不善于往来交际,直到路上叔父提起,才发现自己竟未带礼品。

       魏无羡在花店看了半天,没挑到满意的花束,于是决定选几只花自己束。



       距离到达金家的地界还有一段路,蓝忘机只好决定在路上购买礼物。虽然金氏向来尚奢,但听闻新入门的小金夫人作风简朴,如此做法应当不算太过失礼。

       魏无羡满意地看着刚刚做成的花束,向刚刚从车上下来的江澄炫耀自己的杰作,江澄却嫌弃花没有什么作用。



       若论常规礼物,送花是最常见的,也最好准备。于是蓝忘机在金家别墅不远处的一间花店门前停驻,将车停放在一辆红色跑车后面。

       魏无羡在江澄的反对之后觉得有道理,将花束放下去了旁边的母婴店。



       蓝忘机一眼相中了花店的桌上放着的一束花,花朵的搭配十分恰当,同其它的花束截然不同,于是付钱买下了它。

       魏无羡跟江澄就买奶粉还是买尿布争执了一番,最后决定都先买着。



       蓝忘机和蓝启仁到达了金子轩江厌离夫妇的家。

       魏无羡比较了半天品牌之后突然想起,金家一不会缺少这些日用品,二用的都是档次极高的东西,根本不需要他们送,于是转头骂江澄提建议不过脑子。



       谈话时主要是蓝启仁询问世侄生活状况,蓝忘机坐在一边,江厌离温和地笑着同他谈一些关于性格爱好的事。

       闹了半天,魏无羡决定还是送个果篮,礼轻情意重。



       小坐一会儿之后,蓝忘机和蓝启仁起身告别。在金子轩夫妇送他们出门时,蓝忘机突然对“家庭”有了些许感触。

       魏无羡开着车飞快地向金家别墅而来。



       蓝忘机开车返程,半路上,蓝启仁突然询问他对成家的想法,令他一晃神,没注意迎面驶过的红色的车。

       到达江厌离家之后,魏无羡飞快地抱住了江厌离,引得旁边的金子轩眉头一皱。



       成家是蓝忘机尚未想过的事,他不知如何回答叔父。他所期待的人生伴侣是什么样的人?是同他一样雅正端方的人吗?兀地,蓝忘机想起他那个没有多少人气的家来。

       魏无羡黏江厌离终于黏到金子轩看不下去,不爽地问他就没有自己的恋人吗?在魏无羡否认之后,江厌离轻笑着,问羡羡将来会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什么样的人呢?或许会比较活泼吧。蓝忘机想。

       什么样的人呢?获取会稍微稳重吧。魏无羡想。



**********



       蓝忘机在蓝氏大楼与自己的家之间来回了无数次。

       魏无羡在江氏大厦与自己的家之间也来回了无数次。



       蓝忘机在城市中来来往往,突然品尝到一点寂寥。

       魏无羡在城市中兜兜转转,突然感觉到一点孤独。



       某月某日,蓝忘机进入了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某月某日,魏无羡去邻近的咖啡厅小憩。



       某月某日,蓝忘机在一个靠窗的卡座坐下。

       某月某日,魏无羡走过咖啡厅的洒满阳光的走道。



       某月某日,蓝忘机的视野里出现一道黑色的身影。

       某月某日,魏无羡的余光扫到一个人一身的白衣。



       某月某日,蓝忘机站起身,突兀地对一个陌生人道:“你好?”

       某月某日,魏无羡转过身,微笑着对一个陌生人道:“你好。”



**********

       

END


然后他们就一见钟情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原本还有一些情节的,没时间写了,不知道以后补不补



       

评论(19)
热度(324)
©翘翘错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