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翘错薪

时隐时现的咸鱼柴

【忘羡】四方·东

●ooc

●原著向忘羡旅行日常



**********



一身海水湿气的鬼怪哀嚎一声,弃阵而逃,可已被避尘剑气激震过的躯体如何能跑得快,一道红色的灵光裹挟着一纸黄符飞快地跟上,稳稳贴在它的额上。一声凄厉的尖啸之后,鬼怪消失在原地,只留那张黄符在风中悠悠打转,飘落在地。



见邪祟已除,魏无羡将余下的符纸向乾坤袖中一扔,笑道:“解决了。”



听闻此话,旁边的渔村砖房中才颤颤巍巍走出个七十的老翁来,连连道谢。



魏无羡摆摆手示意不用,扭头望着大海的方向道:“蓝湛,咱们接下来去海边玩儿?”



他们自“私奔”之后,四方游历夜猎,走过的山川不知凡几,却是第一次到海边。此次到东海,日月东升之地,岸边竟是一片金黄,无际的海面则是深邃的蓝。从书上寥寥文字中完全无法想象到的壮观景象使得魏无羡流连忘返,此前他已经在海岸踏浪好几回,这时夜猎正事结束,又想去沙滩上拿金沙捏小人儿了。



他说去海边,蓝忘机却没有即刻应声,魏无羡有些奇怪,回头却被眼前的场面逗笑了。原来那世代打渔为生的老翁执意要给他们送上一大堆自家捕的海产致谢,蓝忘机推辞,却始终无法使老翁打消主意。蓝忘机不善于面对这样的境况,白玉一般的脸上竟让魏无羡看出一份窘迫来。



看着老翁一定要报答的模样,魏无羡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他走到二人身边,搭住蓝忘机的肩膀道:“老伯,你若一定要送谢礼,不若……把你们家的渔船借给我们用一天?”



**********



汪洋之中的一艘小小渔船,仿佛一片棕叶落在水面上,随海浪微微起伏。鱼竿立在船边,魏无羡靠着船舷,指尖轻轻敲着渔船的木板。



不多时,鱼竿便剧烈抖动起来,魏无羡立刻来了精神,抓起鱼竿用力收线。不消几回较量,便拉起一条一尺来长的鱼来。魏无羡抓着线,那海鱼在勾上奋力甩动着尾巴,却是徒劳无功。魏无羡笑道:“再挣扎你也跑不了的,放弃吧。”话音刚落,便利索地劈晕了它。首战告捷,魏无羡心情颇好,扯着渔线将那可怜的海鱼晃来晃去。



看见魏无羡这顽劣的举动,蓝忘机道:“勿要捉弄。”



魏无羡从善如流,道:“好好好,听你的。”却没有将鱼从鱼钩上接下来,反而加固了一番,又扔进了海中。



蓝忘机不解:“这是何意?”



魏无羡笑得狡黠,道:“钓鱼呀。”



他把鱼竿固定好,接着整个人就往蓝忘机这边蹭过来了。穷人家的渔船算不上宽敞,两个成年男子并排坐下,身体就紧紧靠在一处、肌肤相贴了。魏无羡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蓝忘机身上,悠闲地呼一口气,接着解释道:“含光君自幼长在云深不知处的山上自然是不知道,鱼类之中是大鱼吃小鱼,最小的小鱼才会吃虫藻一类的饵料呢。我要钓大鱼,这么大——”



他张开手臂示意,接着又觉得不够,改口道:“不,这还是小了。东海里不比莲花湖,海里的鱼应当有大得多的鱼。”



无论他是说真还是胡闹,蓝忘机向来都是支持他的做法,因而“嗯”了一声,不加反对。接着拿过挂在船中一根竹竿上的、魏无羡黑色的外袍道:“外衣已干,海面风大,穿上。”



魏无羡的外衣是之前他在海边拿鱼叉刺鱼的时候不慎弄湿的。或者说,是魏无羡急着下水,将外袍扯下随手一扔,却低估了海风的厉害,没扔到船上,却直接抛进了水里。



蓝忘机将衣服展开,魏无羡自然地张开手,让人帮自己穿。蓝忘机将衣袍套好,将袖口和衣领抚平,魏无羡看着近在眼前的神颜,一想到这个人是自己的就有些飘飘然,得意忘形道:“蓝湛,你可真是贤妻良母……”



蓝忘机视线对上他的眼睛,魏无羡立刻改口道:“贤夫,贤夫!好看还能干,有夫如此,夫复何求……哎我的鱼竿动了!”



蓝忘机正在给他系腰带,怀里的人突然就钻了出去,导致衣带滑落,刚刚理好的衣服又散乱开来。



魏无羡却不会在意衣服,他奔过去抓起鱼竿,孰料这次上钩的鱼却要彪悍许多,在海面之下飞快地游动妄图挣脱鱼钩,魏无羡被这大鱼的动作带得东倒西歪,忙开口求援:“蓝湛!”



早在他开口之前,蓝忘机就已经赶到了。他一手扶住魏无羡的腰稳住他的身形,一手握住鱼竿向回收。蓝忘机的臂力比魏无羡要强上太多,强到魏无羡都目瞪口呆的地步,拉起一条鱼自然是不在话下,那挣扎着的鱼几乎立刻被他拖出水面,疯狂拍打着的鱼尾溅起片片浪花。



这条鱼比之前那条大上太多,差不多有之前魏无羡胡说八道时张开手臂比划的大小那么长,拍起的水花也大得多,甚至泼洒到船上,魏无羡刚刚干好的外袍的衣袖顷刻打湿一半,蓝忘机的白衣也未能幸免。纵湖边闹大的魏无羡也未见过这般阵仗,喃喃道:“这鱼……厉害啊。”



大鱼离了水,却也不是好惹的主,竟在半空中脱了钩去,直直砸在二人的衣摆上,接着滚落下来,在甲板上弹动,引得水珠四溅。魏无羡一时不好下手处理,蓝忘机却先于他,出手劈晕了这鱼。



魏无羡却没精力再去管鱼,他坐在甲板上把蓝忘机被海水打湿的衣袍拉起展开,道:“这鱼真能闹腾,把你衣服都弄脏不少。”



蓝忘机道:“无妨……你的衣服也是。”



魏无羡却不管蓝忘机认为有妨无妨,在自己的乾坤袖内翻找一通,摸出一块手帕来,擦拭那些水痕。蓝忘机道:“你自己的衣服……”话说到一半,魏无羡已经快速地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扔在地上,继续干活。



蓝忘机无法,只好看着他,眼底涌动丝毫不加掩饰的暖流。



“好啦。”把水迹擦得差不多,魏无羡伸手让蓝忘机把他拉起来。两手相握的时候却又发现,二人手上都沾着晕过去的鱼身上的粘液,鱼腥味刺鼻。



“……”魏无羡叹息,“刚刚的帕子我丢地上了,蓝湛你还有丝帕吗?”



等到他把蓝忘机那十指修长的手擦了好几遍,魏无羡仍是不满意,总觉得仍有鱼腥味留存在蓝忘机身上。蓝忘机只得无奈地道:“没事。”把手帕收回乾坤袖,不让他继续了。



“好吧。”魏无羡把注意力转回到先前钓起的的大鱼身上,离水之后又被二人忽略许久的鱼自然是已经咽了气。魏无羡望着它琢磨:“我说要钓这么大的鱼,还真让我钓到了,这么看来我想钓的大鱼我也可以钓到咯?”



蓝忘机问:“你想钓何种大鱼?”



魏无羡答:“鲲。”



……不知其几千里的鲲,确实是“大鱼”了,是超大的鱼,上古大神鱼。



蓝忘机因他天马行空的想法默然,片刻后道:“鲲居于北冥。”



魏无羡一副初听闻的惊讶模样:“真的吗?我怎么听说在东海,东海应该也有鲲的吧?”



蓝忘机又沉默一会儿:“嗯。”



接着蓝忘机又问:“你如何将鲲拉起来?”



魏无羡理所当然地答道:“我拉不起你帮我拉呗。蓝湛,你会帮我拉的对吧?”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兴高采烈:“那不就得了。”



他把晕死过去的大鱼挂上鱼钩,费力地提起来。正待投下海面,又突然说道:“我们这才出海没多久,鲲应当在更远的海中吧?可要乘这小渔船去远海不知要多久啊……”



蓝忘机淡然地看他表演,配合道:“那该如何解决。”



魏无羡自然而然地说出:“简单,含光君你御剑带上我,我们飞到远海不就行了吗。”



在深海之上御着剑钓鲲,实在是一般人难以想到的壮举。蓝忘机却并没有斥责他想法的荒谬,他只道:“好。”



于是渔线缠轻剑,二人迎风启程,往无边东海尽头钓鲲去也。



魏无羡立在剑上笑容满面,蓝忘机与他都心知肚明,事实上这哪里是去寻鲲,不过是想两个人紧紧相依,飞到俗尘所不能及之处,看碧海蓝天。



**********



end



是个短篇系列。

中秋快乐

评论(2)
热度(105)
©翘翘错薪 | Powered by LOFTER